唔啾啾

腐海无涯,使劲划!

【黑真】因为简单,所以复杂

Chapter 6 小黑的场合
“说到夏天,就是阳光!沙滩!大海!”褪下了燕尾服的OLD Child着一身夏威夷式休闲服,吸引了不少姐姐阿姨充满爱意的目光。
“要不是为了庆祝真昼起死回生,我才不要来这里暴晒!”有栖院御园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躲在伞下的阴影中,全然没有海滩旅游的气氛,“不过没想到那么讨厌阳光的Sleepy ash居然能来海边还毫无抱怨。”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真昼?”Lawless的捉弄让本就默默无语的小黑和真昼更加尴尬。
“说起来,那天哥哥真是大闹了一场啊!虽然搞得人心惶惶,还流传出巨型狮兽的都市传说,但拖这个福,野生吸血鬼也被消灭殆尽了。”虽然Lily是以调笑的口吻在陈述,但是经历了那晚小黑暴走的所有人,内心都有了不小的阴影,也让多年没有经历过吸血鬼内战的其他真祖们意识到自己和哥哥的差距。
该怎么形容那个面目全非,杀气笼罩的怠惰,除了恐惧,没有别的感觉。尖锐的嘶吼,震怒的咆哮以及绝望的哀嚎,失去了真昼,他也失去了自己作为“小黑”存在的意义,长久的生命又有什么用,既然不能自绝,就让所有人替真昼陪葬。
还好这恐怖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作为C3头脑担当的露木修平及时赶到。“怠惰的真祖,真昼还有生存的机会,那就是你!”
没有什么比真祖更了解拯救将死之人的方法,Sub class!没有丝毫犹豫,小黑将世人垂涎的真祖之血给予了怀中重要之人。
虽然真昼因此得救了,但是小黑并不知道真昼是否会因为要目睹亲人的逝去,经历世间的沧海桑田而后悔甚至怨恨这长久的寿命。
不知不觉,周围人都走开自由玩乐,只留下真昼和小黑两人静默在伞下的阴影中。
“小黑!”
“真昼!”
同时的呼唤打破了这一角的平静,也让那晚以来没有正常对话的两人放松了不少。
“那,小黑,还是我先说吧。”
率先出击的真昼给了小黑片刻的思考时间,正当小黑以决定接受一切话语的姿态等待时,回应他的确是一个满怀的拥抱。
“太好了,能够继续在小黑身边,真的太好了!”
虽然很想一把把真昼拥入怀中,但小黑还是说出了埋藏在内心的实话。“可是,吸血鬼很孤独,真的很寂寞,也许要眼睁睁看着你的叔叔和朋友逝去。”
“小黑,我以前很害怕亲人的离去,父亲,母亲,彻叔叔……但是我现在有小黑,小黑也有了我,所以,不用担心,也许我会嫌弃小黑你吃薯片漏一地,零食、游戏毫无节制的购买,但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也能一直陪伴你,那么什么难关我们都可以一起度过。”
小黑只觉得脑内的小小黑在疯狂地转圈,雀跃,舞动,脑内仿佛无数烟花绽开。如果有神明,那么谢谢你,让我遇见了这个善良美丽的少年。

【黑真】论如何知道自己的小猫喜欢自己

一觉醒来城田真昼发现自己的世界或者严格意义上说自己的视角变得不一样了,在他眼中其余的每个人头顶上都有长短不一的红色格子,有点类似游戏里的血条值。虽然这让他有些惊讶,但自从自己普通的高中生身份被强化为一个最强吸血鬼真祖的主人,对这种改变他也见怪不怪了。简单来想,自己应该是具备了什么能力,也许是作为servamp主人才觉醒的。
真昼一开始认为这个血条一样的东西代表寿命长短,因为身边的小黑血条值超长,但是,渐渐他发现自己的好朋友比如樱哉和有栖院御园血条值很长,而不熟悉的人血条值很短,比如暴怒虽是吸血鬼但是血条很短,所以这个红色格子的意义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直到后来,真昼发现血条值不是一定的,他帮助的人血条值会变长,而上次他拒绝了同学的聚餐邀请,那些同学的血条值就减短了。所以,简单来想,这个血条值就是别人对他的好感度吧。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真昼不禁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吸尘器,看着正一动不动坐在电视前玩游戏的小黑头上那长的可怕的好感度条。诶?不会吧?!
小黑仿佛也感受到了真昼长久的凝视,转过头,疑惑地看着真昼。顿时,两人四目相对。小黑迅速移开了目光。“怎么了,真昼,身体不舒服么?”此时,小黑的好感度条暴增。
“噗嗤”真昼看着彼时懒散强大的吸血鬼努力掩盖自己的羞涩,不禁笑出声。所以,可以认为小黑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吧。这么一想,真昼产生了捉弄小黑的念头。
“对啊,感觉自己好像发烧了!”
“哈?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平时淡定的小黑也慌乱了起来,抚摸着真昼的额头。“温度好像还好,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
感受着额上小黑的温度,真昼的心也咚咚乱跳。怎么回事,本来想捉弄小黑的,怎么自己还害羞起来了。这样不行。顺势把自己的额头靠上了小黑的额头。“现在呢?小黑?”
“诶,诶诶诶。”仿佛被惊吓到一样,小黑猛然跳开,而好感度条长度也猛然暴增。
“小黑?”
“好,好像是有些热,不对是我热。”
看着那隐隐要爆表的好感度条,真昼有了恶作剧成功的快感。
接下来这几天,对怠惰真祖来说简直是甜蜜的地狱,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压制住扑倒主人的冲动。毕竟他还只是一个阳光的高中男生,自己对他来说也只是不可或缺的排挡而已。突如其来的告白只会给真昼带来困扰。可是这几天真昼不知道怎么回事,肢体接触和言语挑逗骤然增多,每顿晚餐都多了他最爱的甜点,甚至晚上还要求一起入睡。难道真昼也?不不不,这怎么可能。
看着调教了这么多天以后,小黑头上长的发指的好感度条,真昼觉得是时候互通心意了。
“小黑,我发现我有了一个能力。”
“什么能力,分的清好人坏人的能力么?”小黑打趣着。
“这倒没有,但是,能分的清爱我和不爱我的人。”
小黑感觉自己的心跳节奏有点崩坏。“是么?那我?”
“我和小黑一样哦~”
还是那个温暖的笑容和闪耀的眼眸,能遇到他真的太好了。
“所以,mahi~今晚还能一起睡么,?我记得明天好像是周六,可以晚一点起床吧?”
被backhug的真昼大感不妙,怎么感觉自己解锁了一匹大灰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美好的一天从拿到小粉开始!

【黑真】Find You · Save You

*各种借梗,各种混乱,看官大大不要介意啊,这篇文是端背片,跟之前的木有关系~


不老不死,强大的战斗力,这些常人梦寐以求的能力于Sleepy Ash而言不过是一种枷锁,一种使他失去了“小黑”这个名字和存在意义的诅咒。明明是最强大的servamp,却连为最重要的人自裁的权利都没有。
 
睁开双眼,本来以为又将是浑浑噩噩的一天。但是,他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不一样了。因为那个在自己怀中渐渐丧失体温,没有了生命力的城田真昼居然活生生站在了他面前。不是伪造品,不是复制人,就是城田真昼。
 
“黑同学!黑同学!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上课中不要走神啊喂!”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却依旧可爱阳光的真昼,Sleepy Ash不禁掐了对方的脸颊。
 
“痛痛痛!黑同学,请你注意场合,给我出去罚站,好好反省!”真昼捂住自己通红的脸,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气恼。
 
不过确实需要静静地思考一下现在的状况,踱步至走廊,通过玻璃反射出来的俨然是一幅高中生的装扮的普通人。所以这师生play是怎么回事?
 
一天的学习很快结束,正当老实作了一天学生的小黑准备收拾书包尾随真昼老师时,本人却找上门来。
 
 “小黑,上课时还是要好好听啊,就算你是天才学生也要给我一点面子嘛!”两人独处时的真昼明显卸去了教师光环。
 
“mahi老师,我不想上课,只想跟你在一起。”经历了生死离别的小黑,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闷骚气质,反而撩汉指数满点。
 
“公共场合不要这样叫我啦!就算我们是情,情侣,但是,不是说好要保密的么。”
 
本以为对方会炸毛,没想到却是这种展开,所以这个世界的我们也是很大胆的嘛。小黑不禁更想作弄一下这个害羞的真昼。
 
“整条街上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不算什么公共场合吧。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些跟人民教师合不来的事情。比如……”
 
贴紧的双唇,还有彼此加速的心跳,都在提醒着小黑这不是梦境,就算是梦境,一直沉溺其中又有何不可。
 
“你适可而止啊!”推开了小黑,真昼迅速收拾好被褪下的外套和衬衣。
 
“真是合不来,那我们到你家再继续?”舔着嘴角留下的两人交织的唾液,小黑似笑非笑。
 
“开开开什么玩笑,你赶紧回家,今天的作业我会额外给你布置更多!”
 
“让我去你家做吧,效率会更高的,再说了,我也忘记了自己家怎么走。”扯着半真半假的理由,小黑如同胶水一般粘上了真昼。
 
然而一路上打打闹闹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红绿灯失灵,正当真昼好不容易挣脱了小黑的禁锢,大步向前奔跑时,一辆大货车朝他疾驶而来。
 
“真昼——!”
 
一瞬间,那个前一秒还挂着羞涩的笑容,生机勃勃的少年支离破碎,同样崩溃的还有刚刚充满希望的小黑。他发现了那辆货车,他原以为身为吸血鬼的自己可以拯救真昼,但是他却发现,在这个世界里,他没有了真祖的能力,只有人类躯壳和同常人一样的体力。
 
世界又一次崩塌,司机惊慌失措的叫喊和警车、救护车的鸣笛都听不到了,他又一次失去了真昼。
 
黑暗之后,小黑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而旁边是一身病号服的城田真昼。所以,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么?
 
“黑先生,听说医院旁边建起了一家新的游乐园,等我们痊愈了,就一起去玩好不好?”还是那双无邪的眼眸,还是那个充满生机的真昼。
 
“嗯,如果你喜欢,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只要你愿意,陪你走遍天涯海角又何妨。
 
打下揉着自己脑袋的手,真昼小心翼翼捂着嘴:“要是让吊戏医生和彻叔叔知道我偷跑出医院,肯定又要骂我了。”
 
“怎么了,你是得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流行病?”小黑依旧改不了恶趣味的打趣。
 
“那第一个传染的就是黑先生你了!下地狱也拖着你一起,呜哇~”真昼自以为够吓人,没想到却被对方一把拥入怀中。
 
“没关系,求之不得!”
 
“黑先生,那个,稍稍有点紧!”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真昼的病人身份,小黑恨不能一天都抱着他。
 
接下来这几天,对小黑来说就如另一个梦境,真昼的活力从不消减,听着他喋喋不休的讲述,尽管两人身处满是消毒水味的医院病房,却仿佛置身于各种游玩的场所。这样的日子永远持续该有多好。
 
然而,现实永远都那么残酷。连续几天的身体不适已经为真昼的病情恶化埋下了伏笔,在今晚,真昼失去了意识,插上了呼吸机。
 
“我们也不清楚病人什么时候能苏醒,但是如果有人陪伴,在他耳边说说话,也许对他的苏醒有一定的帮助。”医生的话语时远时近。如果不是仪器上显示着心跳指数,小黑怀疑面前的真昼已经死去。尽管每天都在ICU内守候,但是并没有情况好转的消息,真昼也依旧昏迷不醒。
 
就在几近绝望之际,真昼的指尖有了轻微的动作。
 
“真昼,真昼,你能听到我么?”
 
“黑先生,能带我去游乐园么?”
 
“嗯,等你痊愈了,我们一起去!”紧握着真昼的手,小黑只希望时间停滞在这一刻。
 
“哈哈,黑先生什么时候比我还乐观了。”真昼撑着仅存的力气挤出勉强的笑容,“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和黑先生一起去游乐园,我就心满意足了。”
 
“嗯,好。”从来没想过,帮别人实现愿望是如此痛苦。

星空下,白天人满为患的游乐园万籁无声,黑暗寂静。
 
“好漂亮~好多人,彻叔叔还有御园大家都在。”
 
“是啊。”感受着背上人呼吸频率的减缓,心跳力度的减弱,小黑的视线也渐渐模糊。
 
已经不知道这样轮回反复了多少次,不论他怎么努力,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目睹真昼的死亡,不论是天灾还是人祸,真昼永远都无法和他一起寿终正寝。
 
当小黑认为这无限不重复的循环会一直继续时,他遇见了一个特殊的人。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眼前是一个颇有绅士风度的青年。
 
“不要介意,因为我也曾流离在世界线间。如果你有兴趣,不如听我来讲讲我的故事。”
虽然对除了真昼以外的事情,小黑没有丝毫兴趣,但是却一言不发地听了下去。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事人不会死亡,可其他的人或因为疾病,或因为谋杀,终将消逝。我和我的妻子相识在我的世界,那是我这没有尽头的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但是,在我的世界里,她还是意外死亡。我无数次穿越到别人的世界里,只为了找寻她的世界,与她一起共度余生。然而我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在她的世界里,我无法长留,因为我终将会死在她的世界。所以,我放弃了,与其一次次地让彼此承受失去对方的痛苦,那么我宁愿在自己的世界里缅怀过去的时光。”
 
听着这段话,小黑记起了以前如现实般的梦境,梦中他是普通的上班族,而真昼是魔法师一族的实习生,两人不打不相识,曾经相互嫌弃却因一次又一次的事故感情升温,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拍档。但是真昼却在执行任务中,遭到了敌方的暗算,为了保护真昼,小黑被一击致命,而真昼也因此完成任务,成为了拥有永恒寿命的魔法师,只是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少年却永远失去了笑容。
 
“这应该不是你的梦境,是你和城田真昼世界中的黑先生产生的共鸣。既然你已经在城田的世界里死去,那么你将无法进入他的世界,永远被他的世界拒绝。而且你进入其他人的世界,也只会无数次面对他的死亡或者让他接受你的逝去,且无能为力,因为这是世界的规则,你无法改变。那么,你还要继续下去么?”
 
“为了真昼,就算和世界为敌又如何。我会继续!”
 
等着我,真昼,我一定会找到你,拯救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黑真】因为简单,所以复杂

Chapter 5 真昼的场合
身体渐渐沉重,仿佛在不断下坠,而温度如被抽丝一般,慢慢消逝,感觉自己处在冰冷的黑色漩涡,孤立无助,好困,好可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真昼不后悔去救助被袭击的无辜儿童,他也明白即使自己拥有eve的力量,也无法与那发狂的吸血鬼匹敌,可是kuro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再不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被蹂躏至死,简单地来想,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本就力量悬殊,还要时刻保护受伤的孩子,十几个回合下来,疏于防守自身的真昼被对方的利剑捅入心脏,重重地跌落在地,而吸血鬼被重伤逃跑。
这个状态,看来晚上没办法做kuro最喜欢的炙三文鱼腩握了,他最爱搭配上蛋黄酱。说起来kuro明明是一只帅气的狮子,习性却和猫咪一模一样,懒散可爱。
好不甘心,还没有对kuro说出那句“喜欢你”,还不知道kuro对自己的想法,也许kuro和自己两情相悦,两人可以有幸福甜蜜的未来,就算kuro不喜欢自己,能够一直呆在kuro身边,照顾他,当他的食主,每天斗嘴吵架和好,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啊。可是,已经没有以后了。如果有神明,求求你,可不可以让我最后再见到kuro一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好像听到了kuro的声音。
“真昼,真昼,不要死,我不准你死!”
脸上的水滴是kuro的眼泪么,为了我他这么伤心,可不可以自私地认为他也喜欢我呢?好想告诉他,我也喜欢你,比你喜欢我还要多出一千倍,可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但是,神明大人,还是谢谢你!

刚刚发的图太糊 这次分两次发~ 敏感词害死人 我都没有踩油门啊😂

连车门都没开 就提醒我有敏感词汇 改了一晚上也木有用 给跪了orz

【黑真】因为简单,所以复杂

Chapter 3 樱哉的场合
Love is lawless!爱无法则,不分先来后到,所以即使先于怠惰真祖数年结识真昼,但是在两情相悦的长跑中,樱哉却总是落后了最关键的一步。
虽处于敌对状态,但论起为真昼赴汤蹈火、粉身碎骨的觉悟,樱哉自认绝不会少于那个强大又懒散的吸血鬼。可是,单行线的爱,只会通向无涯的苦海,永远到不了让两人幸福的彼岸。
怀揣这份苦涩而又复杂的单相思,樱哉并不讨厌真昼和Sleepy ash的关系因未能互诉衷肠而停滞不前,甚至希望两人永远怯步,这样自己的感情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目睹最近真昼茫然无措-自暴自弃-焦躁不安的转变,樱哉清楚罪魁祸首就是怠惰真祖,这种因情而变的态度与对自己的那种挂着“挚友”标签的关心完全不同。即使现在是属于他和真昼的友人独处时间,但面对自己,真昼却心不在焉。
明明想趁着真祖会议,黑猫不在期间分散真昼的注意力,可一切的私心在似笑非笑的真昼面前,瞬间溃不成军。
那么,与其抱着永远不能实现的期待,不如牺牲这份卑微,至少能让真昼迈出痛苦的漩涡。即使这份感情不能开花结果,但是能作为朋友一直守护在真昼的身侧也心满意足了吧。
“真昼,我喜欢你!”
“诶?”
“不是朋友的喜欢。”
“但是,樱哉,我已经……”
“恩,我知道,并没有让你烦恼的意思。”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就算被拒绝了
,我们还是朋友吧。”
“那是必然的,樱哉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你看,就算告白失败,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所以真昼,勇敢一点吧。”心脏仿佛被撕裂,推开自己喜欢的人真的好难,“不需要对我有什么愧疚,好好面对自己的内心,整天愁眉苦脸的,我也开心不起来了。”
“恩,对不起,樱哉,还有,谢谢。”
看着真昼脸上一扫之前的阴霾,重展自然的笑容,自己承受这份失恋带来的痛苦也算有所回报。
真昼,祝你幸福!

【黑真】因为简单,所以复杂

Chapter 2 小黑的场合
提问:如果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和不老不死的能力,那么你会统治世界还是惩恶扬善?
回答:麻烦死了,都不做……
听起来荒诞可笑,但这就是活了千年的怠惰真祖的真实想法。有再强大的力量也会因为心中的软肋而受制于人,与其考虑这些事情带来的复杂后果还不如简单点,什么都不做。所以,即使是真祖中最强的存在,怠惰的他也不想有一个subclass,更不想拥有eve,孑然一身才是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千年来,他都是这么度过的。但是,阴差阳错,黑猫形态的他被一名普通的高中男生捡走圈养,从此告别简单自由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充满了唠叨和战斗的家猫生活会比自由不羁的野猫日子更快活。
真祖之战,真昼获得了eve应有的力量,身为力量之源的怠惰真祖却没有高兴的心情。长久的寿命使他目睹了无数人为力量无情碾碎他人的情形,没人比他更了解被力量吞噬的痛苦。
走过千年的岁月,识人无数,他明白真昼老好人表面下那颗害怕寂寞的心,明明是个纠结的小孩子,却还要一副大人模样地为别人考虑。万事一马当先的真昼最容易受到强大力量的影响。
所以,当真昼停止了对自己的唠叨,甚至避开了两人独处机会,疑神疑鬼,躲躲闪闪。他不禁担心是不是真昼受到反噬。然而,他越是担心,真昼越是躲避。
还好,这样的日子并未持续太久。很快,两人便回到了原来的相处模式,只是无时无刻存在着一种违和感,仿佛这种正常只是勉强维持,仅一丝波动就功亏一篑。
“真昼,你身体不舒服么?”难得怠惰的真祖想了无数种询问方式,却在吃饭时因沉寂的氛围和对方空无一物的眼睛,一切归零,脱口而出。
听到声响的那一刻,真昼明显颤抖了一下,准备夹菜的筷子也瞬时凝固。“是啊,有点感冒,kuro最近不要离我太近,小心传染。”说完,便放下了碗筷,“我稍微不太舒服,先回房间了,kuro吃完放着就好了,待会我来收拾。”
又是这种让人心疼又讨厌的好孩子态度。“可恶!”一把抓住真昼的手臂,得到的反应却是受惊的挣扎。
“真昼,你,后悔捡了我么?”
“诶,噗~”真昼久违地会心一笑,“kuro,捡到你是我一生最正确的决定。”
直到真昼抽手离开,活了千年的吸血鬼真祖都不能从震惊中抽离。感受着手上残存的余温,他知道,这种仿佛一股电流从心脏出发窜至全身,酥酥麻麻,舒服到自己放弃思考的感觉,叫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