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啾啾

腐海无涯,使劲划!

【黑真】Find You · Save You

*各种借梗,各种混乱,看官大大不要介意啊,这篇文是端背片,跟之前的木有关系~


不老不死,强大的战斗力,这些常人梦寐以求的能力于Sleepy Ash而言不过是一种枷锁,一种使他失去了“小黑”这个名字和存在意义的诅咒。明明是最强大的servamp,却连为最重要的人自裁的权利都没有。
 
睁开双眼,本来以为又将是浑浑噩噩的一天。但是,他发现自己所在的世界不一样了。因为那个在自己怀中渐渐丧失体温,没有了生命力的城田真昼居然活生生站在了他面前。不是伪造品,不是复制人,就是城田真昼。
 
“黑同学!黑同学!马上就要升学考试了,上课中不要走神啊喂!”
 
看着眼前气急败坏却依旧可爱阳光的真昼,Sleepy Ash不禁掐了对方的脸颊。
 
“痛痛痛!黑同学,请你注意场合,给我出去罚站,好好反省!”真昼捂住自己通红的脸,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气恼。
 
不过确实需要静静地思考一下现在的状况,踱步至走廊,通过玻璃反射出来的俨然是一幅高中生的装扮的普通人。所以这师生play是怎么回事?
 
一天的学习很快结束,正当老实作了一天学生的小黑准备收拾书包尾随真昼老师时,本人却找上门来。
 
 “小黑,上课时还是要好好听啊,就算你是天才学生也要给我一点面子嘛!”两人独处时的真昼明显卸去了教师光环。
 
“mahi老师,我不想上课,只想跟你在一起。”经历了生死离别的小黑,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闷骚气质,反而撩汉指数满点。
 
“公共场合不要这样叫我啦!就算我们是情,情侣,但是,不是说好要保密的么。”
 
本以为对方会炸毛,没想到却是这种展开,所以这个世界的我们也是很大胆的嘛。小黑不禁更想作弄一下这个害羞的真昼。
 
“整条街上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不算什么公共场合吧。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些跟人民教师合不来的事情。比如……”
 
贴紧的双唇,还有彼此加速的心跳,都在提醒着小黑这不是梦境,就算是梦境,一直沉溺其中又有何不可。
 
“你适可而止啊!”推开了小黑,真昼迅速收拾好被褪下的外套和衬衣。
 
“真是合不来,那我们到你家再继续?”舔着嘴角留下的两人交织的唾液,小黑似笑非笑。
 
“开开开什么玩笑,你赶紧回家,今天的作业我会额外给你布置更多!”
 
“让我去你家做吧,效率会更高的,再说了,我也忘记了自己家怎么走。”扯着半真半假的理由,小黑如同胶水一般粘上了真昼。
 
然而一路上打打闹闹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红绿灯失灵,正当真昼好不容易挣脱了小黑的禁锢,大步向前奔跑时,一辆大货车朝他疾驶而来。
 
“真昼——!”
 
一瞬间,那个前一秒还挂着羞涩的笑容,生机勃勃的少年支离破碎,同样崩溃的还有刚刚充满希望的小黑。他发现了那辆货车,他原以为身为吸血鬼的自己可以拯救真昼,但是他却发现,在这个世界里,他没有了真祖的能力,只有人类躯壳和同常人一样的体力。
 
世界又一次崩塌,司机惊慌失措的叫喊和警车、救护车的鸣笛都听不到了,他又一次失去了真昼。
 
黑暗之后,小黑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上,而旁边是一身病号服的城田真昼。所以,他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么?
 
“黑先生,听说医院旁边建起了一家新的游乐园,等我们痊愈了,就一起去玩好不好?”还是那双无邪的眼眸,还是那个充满生机的真昼。
 
“嗯,如果你喜欢,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只要你愿意,陪你走遍天涯海角又何妨。
 
打下揉着自己脑袋的手,真昼小心翼翼捂着嘴:“要是让吊戏医生和彻叔叔知道我偷跑出医院,肯定又要骂我了。”
 
“怎么了,你是得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流行病?”小黑依旧改不了恶趣味的打趣。
 
“那第一个传染的就是黑先生你了!下地狱也拖着你一起,呜哇~”真昼自以为够吓人,没想到却被对方一把拥入怀中。
 
“没关系,求之不得!”
 
“黑先生,那个,稍稍有点紧!”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真昼的病人身份,小黑恨不能一天都抱着他。
 
接下来这几天,对小黑来说就如另一个梦境,真昼的活力从不消减,听着他喋喋不休的讲述,尽管两人身处满是消毒水味的医院病房,却仿佛置身于各种游玩的场所。这样的日子永远持续该有多好。
 
然而,现实永远都那么残酷。连续几天的身体不适已经为真昼的病情恶化埋下了伏笔,在今晚,真昼失去了意识,插上了呼吸机。
 
“我们也不清楚病人什么时候能苏醒,但是如果有人陪伴,在他耳边说说话,也许对他的苏醒有一定的帮助。”医生的话语时远时近。如果不是仪器上显示着心跳指数,小黑怀疑面前的真昼已经死去。尽管每天都在ICU内守候,但是并没有情况好转的消息,真昼也依旧昏迷不醒。
 
就在几近绝望之际,真昼的指尖有了轻微的动作。
 
“真昼,真昼,你能听到我么?”
 
“黑先生,能带我去游乐园么?”
 
“嗯,等你痊愈了,我们一起去!”紧握着真昼的手,小黑只希望时间停滞在这一刻。
 
“哈哈,黑先生什么时候比我还乐观了。”真昼撑着仅存的力气挤出勉强的笑容,“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和黑先生一起去游乐园,我就心满意足了。”
 
“嗯,好。”从来没想过,帮别人实现愿望是如此痛苦。

星空下,白天人满为患的游乐园万籁无声,黑暗寂静。
 
“好漂亮~好多人,彻叔叔还有御园大家都在。”
 
“是啊。”感受着背上人呼吸频率的减缓,心跳力度的减弱,小黑的视线也渐渐模糊。
 
已经不知道这样轮回反复了多少次,不论他怎么努力,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目睹真昼的死亡,不论是天灾还是人祸,真昼永远都无法和他一起寿终正寝。
 
当小黑认为这无限不重复的循环会一直继续时,他遇见了一个特殊的人。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眼前是一个颇有绅士风度的青年。
 
“不要介意,因为我也曾流离在世界线间。如果你有兴趣,不如听我来讲讲我的故事。”
虽然对除了真昼以外的事情,小黑没有丝毫兴趣,但是却一言不发地听了下去。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事人不会死亡,可其他的人或因为疾病,或因为谋杀,终将消逝。我和我的妻子相识在我的世界,那是我这没有尽头的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但是,在我的世界里,她还是意外死亡。我无数次穿越到别人的世界里,只为了找寻她的世界,与她一起共度余生。然而我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在她的世界里,我无法长留,因为我终将会死在她的世界。所以,我放弃了,与其一次次地让彼此承受失去对方的痛苦,那么我宁愿在自己的世界里缅怀过去的时光。”
 
听着这段话,小黑记起了以前如现实般的梦境,梦中他是普通的上班族,而真昼是魔法师一族的实习生,两人不打不相识,曾经相互嫌弃却因一次又一次的事故感情升温,成为了形影不离的拍档。但是真昼却在执行任务中,遭到了敌方的暗算,为了保护真昼,小黑被一击致命,而真昼也因此完成任务,成为了拥有永恒寿命的魔法师,只是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少年却永远失去了笑容。
 
“这应该不是你的梦境,是你和城田真昼世界中的黑先生产生的共鸣。既然你已经在城田的世界里死去,那么你将无法进入他的世界,永远被他的世界拒绝。而且你进入其他人的世界,也只会无数次面对他的死亡或者让他接受你的逝去,且无能为力,因为这是世界的规则,你无法改变。那么,你还要继续下去么?”
 
“为了真昼,就算和世界为敌又如何。我会继续!”
 
等着我,真昼,我一定会找到你,拯救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3)

热度(59)